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展会>电荒蔓延 影响五金机电企业订单

电荒蔓延 影响五金机电企业订单

2018-08-10

限电背后:温州中小企业还没感觉,“央企会很配合”

西部经济正在崛起,用电量将逐年递增。这意味着目前呼声很高的“特高压建设”未来建成时,可能面临无余电可送的窘境。

自4月以来,“电荒”在国内逐步蔓延。根据国家电力监管委员会的最新信息,目前重庆、湖南、安徽等地出现拉闸限电;浙江、贵州、广东、湖南、江西等地正实行错峰用电。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下称中电联)的官员更是预测,今年将是2004年大缺电以来,全国缺电最严重的一年。

能源是工业的血液,一旦缺电,经济会面临贫血的危险,停工、减产等问题将不可避免。有媒体频频报道,因为电荒,沿海地区的中小企业已经面临限电困境。但以温州的情况来看,问题似乎并不严重。相反,一些大型的国有高能耗企业反倒将在愈演愈烈的电荒中遭受沉重打击,尤其是冶炼行业。

温州未现大面积停电

“现在有停电情况的也只是局部的短时间的。不像去年,‘十一五’的最后一年,为了完成节能减排指标,压力很大。”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称。

温州哈杉集团董事长王建平说,“就我所在的区域来看,并没有发生停电、拉电的情况。不像媒体说的那么严重。我觉得温州市的有序用电安排得还是比较好的。”

王建平认为,就4月与5月的情况来看,企业用电的情况与往年相比并没有太大的区别,用上电不成问题。不过如果气温回升,社会用电负荷增大,那么能否依旧如此充裕就难说了,“往年温州到了三伏天了,停几天电的情况是有的。”

王建平称,如果用电形势严峻,则遭遇限电、停电较多的将是一些污染比较严重的企业,“而像我们这样的鞋厂,不属于污染企业,所以用电还是有保障的。”

温州圣邦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姜洪也验证了以上的说法:“今年以来,我们没有被要求停电。即使是去年,我们冬天、夏天用电也是正常的。对我们高科技企业,政府是比较照顾的。”

圣邦科技是一家工业电器专业厂商,主要产品包括光电传感器、接近传感器、速度传感器、电磁铁、固态继电器、探丝器、切丝器、探纬器、汽车电器、断经控制器及自动化控制配套设备等。

不过也有温州企业主表示,4月份、5月份以来,温州地区是实行过限电的,“被要求有序用电的主要是那些重污染,大能耗的企业。”

“不太敢接大订单”

姜洪表示,为了有备无患,他们也备有柴油发电机,虽然一年可能用不上几天。至于柴油发电带来的成本到底是多少,他表示这个很难计算。

之前有媒体报道称,由于“限电”,不少沿海的中小企业开始启用柴油机发电。但是柴油机发电每度电的成本是多少,目前众说纷纭,有1.5元/度,也有说3元/度,因此柴油发电对企业产生了多大的负担,目前也很难估量。

大宗商品研究机构金银岛17日发布的分析报告称,“从这次电荒比较严重的华中地区了解到,湖南、江西地区的电荒并未引起‘油荒’,而且柴油需求并未明显增加,因柴油价格居高不下,如果柴油发电成本较高,得不偿失。”

上述报告认为,国内汽油批发价格已明显下跌,而柴油成交也出现优惠的情况,“尤其珠三角地区,以广东市场为首最为明显,目前广东汽油价格已经比批发到位价低350元/吨,而柴油价格已经比最高零售限价低100元/吨左右。其他地区仍表现为最高限价,尚无明显的松动,但整体的成交也不理想,价高量稀。”

周德文坦言,中小企业现在心态也很微妙,订单长的大的也还不太敢订,所以还未出现生产的高潮。所以现在用电还是比较温和的,不是很严峻。而真正的用电高峰一般得到了8-9月份。那时为了赶下半年的订单,工业的用电量会直线上升,那时才是真正的用电紧张时段。

周德文透露,今年温州中小企业的开工情况其实并不理想,“从春节以来,有些企业甚至还没有开过工。总的来说,今年没往年那么红火。我感觉目前开工情况跟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差不多。”

企业面临的生产压力越来越大,人民币在不断升值,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通货膨胀加薪潮等因素的共同到来,是周德文认为开工不足的主要原因,“而现在银根也在收紧,资金很紧缺。像打火机、服装、制鞋、眼镜等传统的劳动力密集型的企业,现在大部分都比较困难。”

央企或受较大冲击

相比之下,国有大型企业,尤其是央企目前面临的限电压力则要大得多。

国家能源局数据显示,一季度中国全口径全社会用电量累计10911亿千瓦时,比上年同期增长12.7%。其中,3月份与1月份迎峰度冬期间的全社会用电量基本相当,接近去年7、8月份迎峰度夏高峰时段的用电量。

对此作出“杰出贡献”的是高耗能产业。中电联数据显示,一季度,化工、建材、钢铁冶炼、有色金属冶炼四大重点行业用电量合计3512亿千瓦时,仅少于历史最高水平的2010年二季度,占全社会用电量的比重为32.2%,比上年同期降低0.4个百分点。

事实上,目前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专家注意到了高耗能企业用电快速反弹这一现象。为完成“十一五”节能减排目标,去年下半年各地纷纷拉闸限电,上述四大重点行业用电量增速明显回调,甚至出现负增长。但在“十二五”开局之年的2011年,地方政府着眼GDP和税收,高耗能企业卷土重来。

对央企进行有序用电,省下的电力将相当可观。而央企的大股东本身就是国务院国资委,因此社会责任也是放在首位的,每到节能减排以及限制用电期间,央企总是非常配合。

湖南是今年电荒比较严重的地区。据中国南车的一位内部人员透露,目前集团位于湖南的一些电力机车厂已经进行了限电,“那些效益差、耗电大的工厂都停工了。”

上述人士表示,被停工工厂的员工现在已经开始放假了。不过南车的办公场所基本没有停工的情况。

“宝钢限电”的风向标意义

用电缺口巨大的华东地区,央企同样也得做好“迎峰度夏”的准备。

据报道,宝钢上海基地6-9月将面临限电。不过,根据宝钢股份对《上海证券报》的回复,宝钢自称,“配合做好迎峰度夏与让电已是常态工作”。

“央企配合限电是很正常的,而像那些产业链条相对较长,并拥有自备电厂或者权益电厂的企业,日子就会好过很多。”一位冶炼业内人士向早报记者表示。国都证券的报告也表示,那些能够利用自有电厂或权益电厂供电生产的企业,如宝钢股份、沙钢股份,所受冲击会比较小。

而据华泰联合证券分析,限电影响实际上已有所放大。不完全统计显示,5月以来,萍乡钢铁、济南钢铁、莱芜钢铁、柳州钢铁、湘潭钢铁等均因限电或检修原因,计划产量均有所下调。

“冶炼行业一旦面临限电,损害会比制造业大很多。”上述知情人士称,“冶炼企业一旦停炉,造成的设备损耗相当严重。比如铝厂的槽,停一次,要再次启动是一个巨大的工程。所以一般冶炼型企业,能够不停炉,尽量不停。要停炉的话,那么涉及到怎么把其从数千度的高温降下来的问题。其中的技术问题相当复杂,举个例子,比如炉垢该怎么处理等。这些都是很头疼的事情。”